a8014c086e061d951a2c0de87af40ad163d9caf3

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从无到有,从黄金十年到白金十年,这不是一家企业的独善其身,而是一个行业的盛世欢腾。八年前,承载着光荣与梦想,公装第一股金螳螂破冰;如今,在资本的舞台上,八家企业优雅而从容。
对于行业的进步,尤其是对于这些企业在所处行业中的进步,我们欣然落笔,记录它们在资本市场的蜕变历程。
以亚厦股份为例,在上市之前的2009年,其营收为24.87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业务范围为建筑装饰工程、幕墙工程的施工和设计。上市第一年,亚厦股份营收便涨至44.88亿元,净利润达2.62亿元。现在,亚厦股份总市值已逾200亿元,这家刚刚创下半年内股价新高的企业今年以来的表现可谓惊艳——进军电商平台、布局智能家居、切入3D建筑打印。除上市之初的两大主营业务外,亚厦股份如今还涉足机电智能化、景观园林,并拥有一个25万平方米的产业园。
在资本市场这个更具话语权的发展平台上,金螳螂总市值已超过340亿元,是上市之初的逾20倍,并三度入围《福布斯》亚太最佳上市公司50强;作为目前装饰板块唯一一家家装上市企业,东易日盛上市首日股价就大涨44%,对应的市盈率为38.32倍,远高于同期行业均值(26.24倍);弘高设计上市前净资产仅2.24亿元,而其最后以28.2亿元借壳东光微电时的净资产增值率达到了惊人的1158.93%。
装饰企业一旦上市,便意味着其成长性、市场潜力和发展前景已经得到了监管层的认可。在这个过程中,路演和招股说明书可以展示企业形象,每天的股票交易行情是价值连城的广告,机构和分析师的实时研报可以进一步挖掘企业潜在价值。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仅靠企业资本的渐进式积累已很难满足产业持续发展的需求,而资本市场为企业提供了最直接的融资渠道。与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方式不同,由于没有了还本付息的压力,企业可以将更多资金用于实处,更好地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纵观近几年装饰行业的多起并(收)购案例,几乎都出自上市公司之手。资本的介入使装饰企业具备了拓展产业链、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基础,大大拓宽了行业盈利渠道。我们对于装饰企业上市后的业绩乘数效应和日益展现的蓝筹风范也更加喜闻乐见。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装饰企业营收翻番、市值飙升、影响力大增,其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超越式发展的意识逐步觉醒,产业格局得到优化,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装饰企业未来主导建筑产业链的“大装饰”概念将变成可能,企业要成为装饰行业的发展商、投资商、运营商、集成商,就需要进一步加强与资本市场的联系,而上市公司则需要承载更多社会责任和义务,这有利于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和产业格局的重新调整,也是传统装饰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诉求。
站在三十周年的节点,一个鼓励创新、转型的行业比任何时候都近在眼前,我们也比任何时候都期盼着让行业企业拥有一个破茧成蝶的更好发展环境。新型城镇化规划已经明确,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率将提升至60%。无论是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还是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和城中村,抑或引导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这一庞大而真实的需求将给行业带来无限利润空间。
这是创新发展的伟大时代,也是转型求变的复杂时期。下一个三十年,我们期待更多金螳螂、亚厦般的精英传奇,也期待一条更繁荣的行业资本化之路。